与他婚路相逢

秦若虚

首页 >> 与他婚路相逢 >> 与他婚路相逢最新章节(目录)
大家在看 重生军婚:甜妻宠上瘾 强势宠妻:霸道老公,别逼婚 帝少掌心宠:早安,小甜妻! 病态宠爱:魔鬼的禁锢 灵田空间,重回五零来种田 帝国第一宠婚:总统,宠翻天 甜妻狂想娶:老公快回家 傲娇老公,别缠我! BOSS大人,我不婚! 重生八零:弃妇带娃撩军夫
与他婚路相逢 秦若虚 - 与他婚路相逢全文阅读 - 与他婚路相逢txt下载 - 与他婚路相逢最新章节 - 好看的现言小说

第145章 153,老三这些年的审美标准一直没有改变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她踮脚去抢衬衫的动作一顿,突然跟他较起劲来:“你不是不喜欢么?”

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即便生气也是明艳动人的,充满了青春活力,好像很轻易就能够点燃他冰封沉寂许久的心。

不可否认,跟她在一起后,就连心态都跟着年轻了不少。

傅泊焉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,那样子更像是在捋顺一只炸了毛的小猫:“逗你的,你买的我都喜欢。”

由于两人之间隔着十岁的年龄差,经常让钟意有一种自己在胡闹,他在一旁笑着纵容的荒唐感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。

他对她的好,好像超出了应有的范围,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利用年轻貌美的身体勾引了他,她甚至都要以为他心里有她了。

适可而止的道理,钟意明白,便没有再说什么,兀自沉默了下来。

他动了动站姿,两人距离只剩下几厘米,形成一种密不透风的压力。

低垂的视线里尽是男人昂藏挺括的身躯,隐在白衬衫下的肌肉轮廓,黑色真皮皮带,熨烫的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裤,以及锃亮的黑色手工皮鞋,尽显成熟男人味道。

正看得入神,男人突然开了腔:“要我穿上吗?”

钟意多少察觉他深邃目光正落在自己脸上,情绪的转换还是不如他干脆利落:“随便你。”

“随便我……”

男人意味深长的停顿了一下,随后伸手捏住她尖细的下颌骨,让她被迫抬起头看向他:“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。”

钟意忍痛抽出下巴,看向了别处,假装没有听到他话里的其他暗示:“傅总的决定又不是我能左右的,穿或者不穿我只能接受不是吗?”

女孩因为害羞脸色潮红,像是新鲜的水蜜桃颜色,让人仍不住的想要一亲芳泽。

傅泊焉见招拆招,随即回了一句:“如果我给你决定的权利呢?”

他又靠近了一些,温热的呼吸若有似无的划过她的头顶,有些难耐的痒,撩拨的人都开始心猿意马起来:“颜色款式傅总都没相中,我就算想让傅总穿上,傅总也恐怕心不甘情不愿,我可不讨这个嫌。”

傅泊焉忽地笑了笑,单手插进西裤口袋里,露出半截腕表,钟意发现那不是他经常戴的那只:“那就是想让我穿?”

玩这种弯弯绕绕的套路,钟意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。

想着他故意如此,就是想看她促狭的样子,突然就没了和他较劲心思,直接伸手推了推他:“要换赶紧换,不然迟到了。”

男人抽出插进裤袋的大手,握住她的小手,把她带进自己的怀里:“小姑娘脾气这么大,这要是以后生女儿随了你,我的头可能每天都会很疼。”

钟意愣了两秒钟,随后反应剧烈的抽回了自己的手,一张脸红得像是熟透的番茄:“谁说要给你生孩子了!”

傅泊焉依然是一本正经的语调:“不想生孩子,却每次都问我能不能不带套,不觉得有些自相矛盾么?”

说话的功夫,他的大手覆上了她的小腹:“说不定这里面已经有了我的孩子。”

男人的动作格外轻柔,就像她的肚子里真的存在了一个小生命一样。

钟意想到这种可能,感到背脊一阵发凉,突然忐忑得不行,生怕他的话一语成谶。

来不及细细思考,钟意就退了半步,也刚好避开了他的手,和手心传递过来的温度:“再磨蹭下去,我们真的要迟到了。”

傅泊焉的手僵在半空中好一会儿,而钟意也只当没有察觉。

大概过了几秒钟,因为搬空东西而变得有些空旷的客厅,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音。

时间开始变得难熬起来,她转过身背对着他,也不知道进行到了哪一步,而除了刚刚脱外套的声音,再没有一点声音传来,这让她有一种他就是故意的愤怒感。

片刻过后,背后终于传来了继续脱衣服的声音。

而就在这时,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,如果想去接听电话,就不可避免的额回身回头,而这一回头,也就理所当然的看见了他裸露的上半身。

之前跟他亲热的时候,她不是闭着眼睛,就是紧张的乱瞟,或是趁他不注意,偷偷的瞄一眼,根本没有正经看过他的身材。

这一秒钟,他站在夕阳的余晖里,没有一丝赘肉的好身材就那么猝不及防的闯进她的视线,诠释着什么叫做真正的男色勾人。

傅泊焉也刚好抬头看过来,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逢,一个淡定自若,一个慌张不已……

傅泊焉见她杵在那里不动,便笑着调侃道:“不接电话了?”

“要你管。”

钟意不太自然的收回视线,然后小跑着去拿电话,由于跑得太快,小腿不小心磕在茶几角上,她忍不住呼了声痛,顿时疼弯了腰。

傅泊焉听到动静的那秒钟就走了过去,直接将她抱起,放在了一旁的沙发上:“也不是小孩子,怎么毛手毛脚的?”

说着,他就撩起她的裙摆,准备去查看。

裙摆被骤然掀开,钟意腿上的皮肤碰到冰凉的空气,不禁抖了一下,下意识的要躲,却被男人提前察觉,挡住了她要躲动作。

在此期间,手机铃声一直在响,可谁都没有去管,就任由它响着。

她的大腿里侧红肿了一大片,男人的手覆上去,她只觉得又疼又麻,本能的倒吸了一口气:“疼……”

傅泊焉用很娴熟的手法给她推拿了一番,不仅散开了淤肿,也没那么疼了。

过了那个疼劲,钟意才发觉两人的姿势有多暧昧,尤其傅泊焉的套上的衬衫还没来得及系上纽扣,如果他再往前两厘米,两人就属于肌肤相贴的状态……

这样的场景,多少有一种光天化日没做什么好事的错觉。

钟意往后躲了躲:“你……先把纽扣系上。”

傅泊焉皱了下眉,双手突然撑在她后方的沙发椅背上,直接将她困在他的胸膛和沙发之间,作势要亲她,却被她偏头躲了过去:“别闹了,真的要迟到了!”

傅泊焉霸道起来不留任何余地,从眉眼一直吻到脖颈,直到亲够了才问了一句:“是你想象中的样子吗?”

成熟的男人就是随时可以左右任何局面,情绪收放自如,当然,把控气氛自然也不在话下。

钟意愣了半秒钟,才躲开他有些炙热的视线:“比想象中的还要好看。”

男人似乎很满意她的回答,随即又问了一句:“为什么突然给我买衣服?”

当时路过那家精品男士店,她第一眼就觉得这件衣服是他的,根本就没有多想,现在想来,就是脑子一热的结果,没什么能说得出口的理由。

钟意在脑子里搜寻了一番,才找到了一个比较靠谱的答案:“你之前明里暗里都帮过我不少,我买件衬衫当做回报和感谢,也不算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吧!”

傅泊焉不置可否,最终还是放过了她。

……

傅泊焉到底是穿着她买的那件蓝色衬衫走的,虽然她刚刚只是轻描淡写的敷衍了他一句,但不得不说他这个年纪驾驭起蓝色也丝毫不费劲。

不会有少年的不稳重,也不会有而立之年的轻浮,就是综合得刚刚好。

比起平日里的黑白色调,不仅平易近人很多,还年轻了不少,和她站在一起,几乎看不出太大的年龄差。

到了车子里,她不由自主的开始紧张,毕竟傅泊焉的城府有多深,傅家的水就有多深,她虽然没想过融入,但至少大面上是一定要过得去的。

只是……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故意为难。

看出她的紧张,男人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:“只是吃顿家常便饭,没什么旁系亲戚,不必紧张。”

钟意点点头,忍不住问道:“会去很多人么?”

傅泊焉想了一下:“应该不会,但难免会有愿意过来凑热闹的,既来之则安之,不必在意,也不需理会。”

钟意听后,再次点头,不禁回握住他的大手,给自己勇气。

……

黑色世爵车子在路上行驶了大概四十分钟后,终于在六点之前,停在了傅家老宅门前的露天停车坪上。

由于车内外的温差有些大,车窗玻璃添了些许雾气,虽然模糊了视线,但还是能够看得出来今晚来了不少人。

这一点,从门口停着的那四五排豪车就能看出来。

钟意对他的家庭情况了解的并不多,除了他主动提及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,还有一个她知道的那个常年呆在外国的亲姐姐外,剩下的几乎一无所知。

这时,傅泊焉熄了车火,发动机不再震动,世界瞬间归于安静。

见她没动,傅泊焉不禁问道:“冷么?”

钟意摇了摇头:“家里好像来了不少人。”

傅泊焉笑:“又不是丑媳妇,还怕见公婆啊?”

钟意虽然对自己的这张脸还算自信,但终究没有钱堆起来的那种自信让人心安:“我怕一会儿做得不够好,会给你丢脸……”

“能有年轻貌美的小女孩不顾现实的阻碍,愿意和我这个二婚男在一起,他们高兴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还有其他多余的想法。”

虽然只是几句哄她的话,可此刻听起来却无比的受用,大概到了这里,他是她唯一的指望和精神依靠,所以不管他说什么,她都觉得特别暖心,好像瞬间就充满了力量。

钟意没再说什么,而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衣裙,确定万无一失后,就笑着说了一句:“我们进去吧。

……

傅家是绯城出了名的大家族,根系庞大,即便傅泊焉说没什么旁系亲戚,但他家的直系亲戚估计就够她认识一阵了。

到了老宅里面,傅泊焉一一为她引荐了里面的人,包括他的大伯大伯母,三叔三婶,大姑大姑父,小姑小姑夫,还有他去世大哥的遗孀,以及他从没提过的小妹妹。

不过这个小妹妹好像是个智障,十七八岁了,智力水平却跟七八岁孩子差不多……

介绍完父亲这边的,他又开始接受他母亲这边的亲戚,包括他的小姨小姨夫,大舅大舅妈,二舅二舅妈……

当然,除了自家这些同姓的同辈外,还有很多外姓的同辈。

这其中就包括了他二舅和二舅妈家的表妹许沫,和许沫的丈夫温世恺,以及之前在酒店门口碰见过的许战文。

等一一叫完人后,他的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才从楼上下来。

本以为他母亲会特别以他为傲,连带着爱屋及乌也会特别喜欢她,没想到他母亲会是四人中最冷淡的那个,甚至从没用正眼瞧过她。

当然,她也没用正眼瞧过傅泊焉,仿佛当他这个人中之龙的儿子是空气一般。

倒是傅泊焉的奶奶格外的热情,大概就是隔代亲的缘故,一直抓着她的手不停的嘘寒问暖。

六点十分,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在餐厅入了座。

二十几米长的桌子,四周坐满了人,还有几个孙子辈的娃绕着餐桌来回的跑,笑声和哭闹声不时传来,终于显得气氛不再那么紧张。

这也是钟意第一次感受到大家庭的氛围,不仅仅是因为傅家有钱,人丁兴旺,更是因为这些其乐融融的背后,那些看不见的硝烟。

很快,佣人就把做好的才井然有序的端了上来。

等到佣人全部退场,坐在主位上的傅金山,也就是傅泊焉的爷爷才开了口:“大家开动吧。”

钟意等到大家拿起筷子,才跟着拿起筷子,电动旋转的桌面上转过一道糖醋小排,傅泊焉夹起一块,放到钟意面前的碟盘上:“吹一吹,小心烫。”

钟意点头,刚要夹起那块排骨,一道阴阳怪调的女声就传了过来:“哟,没想到老三整天日理万机的,居然还有多余的心思放在女人身上,瞧这照顾人照顾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整天去公司,就是去玩女人了呢。”

说话的女人看起来大概有三十八九岁的样子,从头到脚都是名牌,尤其腕上那块女士手表,如果钟意没有看错的话,市面价值在七位数左右。

她在脑海里自动搜索了一番,最后确定了她的身份,这个女人大概就是他逝去大哥的妻子,宁俏。

宁俏的话刚落,傅泊焉大姑家的大表哥易行东就接茬道:“大嫂,这你就有所不知道了,老三这些年的审美标准一直没有改变,他是宁可玩一个遍,也不想错过最有滋味的那个……”

傅金山此时重重的撂下筷子,脸黑得很吓人:“食不言寝不语,你们两个要是不想吃就赶紧滚蛋。”

一家的大家长发话,再没人敢造次,那些想要开始冷嘲热讽跃跃欲试的全都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饭后,长辈们都以要照看孩子为由,选择了退场,而同辈人大都留了下来,这其中就包括许氏姐妹,和不时朝钟意方向看过去的温世恺。

许沫原本和几个姐妹儿们聊得正嗨,其中一个妹妹看到温世恺不断的向钟意的方向看过去,不禁出声提醒道:“姐,你看你老公又被那个贱人迷得七荤八素了,真不知道三哥是怎么想的,找了这么个被男人玩烂的货色,居然还当成宝疼了,这饭桌上又是端水夹菜,又是眉来眼去的。”

另一姐妹听到她的话,立刻接话道:“还能因为什么,除了那副好看的皮囊外,床上功夫也肯定了得,不然三哥为什么娶她?那副骚样。”

听到这话,一直没出声的老幺赶紧附和道:“其实我倒觉得嫁给三哥未必是什么好事情,先不说傅家的天风云变幻,就说嫁进傅家门槛的,有哪个过得好的?哪个不是忍气吞声,看婆家脸色过日子?就连丈夫找小三都得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,生怕离婚没有这么凑合着过得好。”

“还有就是……她跟三哥之前,私生活那么混乱,肯定打过不少胎了,想要在咱们皇家般的傅家和三哥跟前站稳脚跟,那最重要的还是龙胎,也就是所谓的母凭子贵,她都跟三哥多久了,肚皮也没见有点动静,多半是不能生,所以啊,咱们就等着她被三哥扫地出门吧!”

同性相斥,即便这里的大多数人以前都没见过钟意本人,更没有跟她接触过,就把她定义成了谣传中的女人,不为别的,就因为她是个美人。

而且是个足以倾倒众生的美人。

许沫在傅家和许家姐妹中,一直都属于不温不火的性格,听到几人的话,笑着回了一句:“你们几个够了啊,三哥这都单身几年了?难得有再婚娶女人的心思,你们嘴下积点德吧,小心找不到男朋友。”

“切,谁稀罕,我单身我骄傲,我为国家省布料……”

其他几人听懂话里的意思,不禁发出爽朗的笑容,差点把房盖掀起来。

许沫又跟她们聊砍了一会儿,才不着痕迹的退出姐妹们包围的圈子,走到了温世恺身边。

此时的温世恺正瞧着灯光下的钟意,就连自己的妻子走近都没发觉,直到肩膀被拍了拍,他才偏头看过去,这一看,他的手抖了一下,过长的烟灰瞬间抖落到他熨烫的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裤上。

他用手掸了掸,却发现没什么用,最终还是脏了一片。

许沫看了周围一眼,才低头凑近他的耳边:“温世恺,我家里人都在呢,你就算想偷腥,过过倾城美人的眼瘾,也给我偷得高明点,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我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”

温世恺瞥了她一眼:“你喝酒了?大晚上的发什么疯?”

许沫冷笑了一声:“我在说什么,你心知肚明,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对她含情脉脉的画面,我的脾气有多不好,你应该也知道。”

温世恺懒得跟她吵,将手中的烟头捻熄在一旁的烟灰缸里,就起身去了洗手间。

此时的钟意正和傅泊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陪着他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,和几个留下来的长辈聊天。

客厅的另一边有说笑声,打游戏声,还混着麻将声和打扑克的声音,相比那些人的放松和娱乐,钟意就显得有些紧张和局促,就连双手应该放在哪里都有些不知道了。

这时傅泊焉换了一个坐姿,大手不着痕迹的握住了她不知道放在哪里的手,并绕到她的身后十指紧扣,这个动作看似无心,其实却带着他特有的体贴和温柔。

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,又很快交错开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般有默契。

傅家老爷子傅金山当了一辈子人上人,就算已经老了,不如年轻的时候中用了,说话也中气十足的,又带着领导的腔调,很有气势:“丫头今年多大了。”

钟意听后,如实回答:“过了农历年就二十四了。”

傅金山手握着檀木拐杖,闻言想了片刻:“跟老三差十岁?”

“是的,傅老先生。”

相对于傅爷爷这三个字的亲昵,傅金山更喜欢傅老先生这四个字,至少这女孩没有上来就乱攀关系,说明她很聪明,也很知道分寸。

隔了几秒钟,傅金山又问:“老三之前有过一段婚姻的事情,想必你也知道吧?”

钟意点头:“知道的。”

傅金山嗯了一声,片刻后又开了口:“老三的上一段婚姻,我们都很看好,不仅仅是因为门当户对,还因为他和苏音青梅竹马一起长大,彼此感情很深。只可惜苏音命比纸薄,结婚七年终于怀孕,却因为生孩子的时候难产而死,没给老三留下一儿半女就撒手人寰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傅金山的眼睛好像都红了一圈,看来苏音生前,是非常喜欢苏音的:“苏音过世的这几年,老三一直清心寡欲无欲无求,我们虽然心急,但也没有逼过他。”

“你是他这几年第一个愿意娶回家,并且也愿意介绍给家人的女人,他想娶谁我们都不会拦着,但是有一点是我对他也算是对你的要求,就是结婚后的第一件事,给老三生个孩子。”

喜欢与他婚路相逢请大家收藏:(m.shouda8.com)与他婚路相逢手打吧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快穿撩人:男神,生娃吗 重生八零:医世学霸女神 重生九零之完美军婚 重生八零:弃妇带娃撩军夫 穿越种田:山野汉子好凶猛! 有你的青春是暖暖的 重生暖婚:大财阀的小甜妻 重生九零:小辣妻,狠会撩 重生之军长甜媳 薄少蜜宠:娇妻火辣辣 惹火甜妻:理事长,别太猛! 万兽来袭:狼性夫君滚滚来 最强重生:高冷老公,来战! 重生空间:首席神瞳商女 诸天剧透群 我无敌于遮天世界 一胎三宝:鬼王爹地,太凶猛 洪荒萌娘百科 最强兵王闯三国 今日我掌天地
经典收藏 深度蜜宠:偏执帝少霸宠妻 恋恋时光不及你倾城 高冷帝少,惹不起 呆萌配腹黑:倒追男神1000次 影后是只狐狸:爵爷狠会撩 独宠狂妻:我的特种兵老婆 重生国民男神:九少,请指教! 我混模特圈的 重生七零:农门军媳有点甜 神女重生:君少独家宠 重生军长娇妻有空间 绝宠辣妈之隐婚厚爱 亲爱的首席大人 君少心头宝,夫人哪里跑 国民男神狠强势:秦爷,我宠你! 帝少盛宠:异能千金归来 神秘老公,夜夜撩! 误惹枭宠:顾少的绝世狂妻 隐婚小娇妻:霆爷,请低调! 国民男神:首席王子是女生
最近更新 军阀大帅的出逃四姨太 豪门隐婚:傅少别来无恙 总裁大人是我的前世情人 星恋雅望—还好没错过你 明月长庭江上许 独宠通缉令:霍太太,快入怀! 蔚蔚星光 追妻36计:萧少的独家专宠 爱上百万搬砖女子 大叔,轻轻吻 豪门契约:蜜婚100天 弄拙成巧,双面沐少拥她入怀 冷爷,宠妻为上 总裁老公,宠宠宠! 王源:重生遇到你 重生神医甜妻:时少,心尖宠 魂穿鲜妻不好惹 青春上扬 日久成婚:神秘阔少,好给力 骗婚成瘾:沈先生坏透了
与他婚路相逢 秦若虚 - 与他婚路相逢txt下载 - 与他婚路相逢最新章节 - 与他婚路相逢全文阅读 - 好看的现言小说